收集赵忠祥电话录音的各衍生版本

“这儿个事儿让大家知道以后,是不这人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他妈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

“你把你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现在是不让我放心,而且本来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我弄身败名裂… ”

“我现在敢随便和卖淫女接触吗? 你讲话,不是我都有艾滋病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对不对? 我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说我周围有十个八个的,在哪儿呢? 我要有十个八个的,我当时找你干嘛呀! 我忙得过来么? 我就是一天见一个,也得十天才转一圈才! ”

“所以你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个这个这个的人, 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我也好;这你也都知道,一个月之间不流那么个一两次,对身体也不好…”

“然后你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谁谁的房啊,我他妈就住这儿了,他就在这里跟.我.干.啊! 你不是作不出来…你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还能够站回到你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自己,也伤害了我”

“我就跟你讲到这儿,你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到。我是说实话哦,你说一个房子,说老实话,饶颖,你说阿,分期付款有那么难么……”

“我控制不了你,我要是能控制你,我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我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不愿意跟女人作作这种事儿吗? 我作得时候难道我不舒服吗? 你那个小B又挺紧的…”

古文版:

纵使闻于朝野,其人宁死诸乎? 其既败身而裂名诸乎? 嗟,吾毋信其有!

唯君之稳性而淡情者,吾心之得宽也, 既是, 则悬铃自解。况春宵之美,何故害以丑闻云?遑论其陷我于不白..心内悻悻焉

其余尚有畅游青楼之胆乎?吾之罹柳疾病未?然则, 其于自死何异也? 博雅如君,其与我哉?

更兼君诬我拥美十、九,但十、九者,必日不遐应,岂有辱君青眼故事? 纵使日见一美。与君欢须十日隔,如此轮复,其情可堪?

故云, 信口言则易,其不堪细考也. 余固纵风流性, 爱红袖之香, 此非淫, 乃阴阳之道使然也. 况妇人如君者, 若无 一二旬月之泄, 阴气自下塞, 不利于肾也.

然君诟我, 胁以广播床柢事, 更指吾田宅,败我清名,谤我奸荒. 云: 于是地云雨尔. 此非君之不能为也. 如今君启齿笑, 尚可思如常故, 然时嗔戾夺智, 害于彼此, 鲁钝不化也.

今吾缄口也, 君自行其便. 诚如诚如, 我言不菲. 老瓦旧牖,尺寸按揭难如登天乎?

吾汝弗能提命, 使然, 诚不取此十年忍;倘得汝驱使, 宁舍锦衾之乐乎? 宁曰不己悦乎? 卿之户, 紧也.

BBS版

本来删贴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斑竹弄得身败名裂…

你们把整个性格调整好了,让斑竹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现在是不让斑竹放心,而且这儿个事儿让大家知道以后,是不这斑竹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斑竹现在敢随便封人吗? 你讲话,不是都有仲裁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对不对? 斑竹能做那种事儿吗?

另外,你们说这么多帖子,斑竹自己忙能忙得过来么? 就是一秒钟看一个,也得一个小时转一圈儿才!

我知道,你们也愿意找那么一个知根知底的人,让他当斑竹,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自己也好;这大家也都知道,一个月之间不吵那么个一两次,对身体也不好。

然后你们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谁谁的版区啊,我***就赖这儿了,他就在这里删我的文了啊! 你们不是作不出来耶…

斑竹控制不了你,斑竹要是能控制你,斑竹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斑竹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斑竹不愿意做做这种事儿吗? 斑竹做得时候难道不舒服吗? 你那个小ID又挺俊俏的…

中国队V.S.巴林队版

“揭幕战打平这个事儿让社会知道以后,是不是中国队就活不了了? 中国队就已经是TMD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

“你们这些球迷把你们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们中国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这些球迷现在是不让我们放心,而且本来中国队参加亚洲杯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中国队弄身败名裂… ”

“中国队队员现在敢随便就把对手赢了吗? 你们讲话,不是说我们“阳痿”了吗? 阳痿就不能赢球,否则违背了球迷和媒体的预测赢了巴林,那不是找死吗? 你们说对不对? 中国队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们说中国队失误有十次八次的,在哪儿呢? 我们要有十次八次的,我们还踢球干嘛呀! 我们忙得过来么? 我们就是一个人补位一次,也得除了守门员剩下十个人补一圈儿才! ”

“所以你们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中国队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些这样二亚洲杯之间不选那么个一两个鱼腩对手打平获得一些遮羞的积分,对你们也不好…”

“然后你们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工人体育场啊,我他妈就在这儿看球啦,中国队就在这里打平啊! 你们不是作不出来耶…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能够站回到你们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我们中国队”

“我们中国队就跟你们讲到这儿,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倒。中国队是说实话哦,你说一个亚洲杯,说老实话,你们说啊,踢一场比赛才5K出场费,有那么重要么……”

“中国队控制不了巴林,中国队要是能控制巴林,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防守反击的战略;中国队要是控制的了巴林,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中国队不愿意赢巴林吗? 赢球的时候难道中国队不舒服吗? 他们那个防线又逼得挺紧的…”

十面埋伏版

“《十面埋伏》不好看这个事儿让社会知道以后,是不是我们导演就活不了了? 导演就已经是TMD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

    “你们这些影迷把你们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们导演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这些影迷现在是不让我们放心,而且本来我们导演拍个电影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现在非要把它当成个丑闻,要把我们导演弄身败名裂… ”

    “我们导演现在敢随便就拍电影儿了吗? 你们讲话,不是说我们“白痴”了吗? 白痴了就不能拍出好电影,否则违背了“白痴只配拍白痴电影”的规律,那不是找死吗? 你们说对不对? 我们导演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们说《十面埋伏》里头穿帮有十次八次的,在哪儿呢? 我们要有十次八次的,我们还拍电影干嘛呀! 我们忙得过来么? 我们就是一场戏穿帮一次,也得十场戏穿帮一圈儿才! ”

    “所以你们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们导演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些不知所云的题材,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尝试,对导演也好;这你们也都知道,一场电影里要是没有那么一次两次的儿童不宜镜头,你们也不乐意看…”

    “然后你们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就是炒作的沸沸扬扬的《十面埋伏》,我他妈就在这儿说啦,我们导演就乐意这么拍电影啊! 你们不是作不出来耶…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能够站回到你们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我们导演”

    “我们导演今天就跟你们讲到这儿,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TM倒。我们导演是说实话哦,你说一个破TM电影,说老实话,你们说啊,一张票才不过60块钱,有那么贵么……”

    “我们导演控制不了你们影迷,我们导演要是能控制你们影迷,也不会这么长时间老伸着脖子挨你们的骂了;我们导演要是控制的了你们影迷,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们导演不愿意拍出又好看票房又好的电影儿吗?你们影迷一边儿夸我们导演一边掏钱买票的时候难道我们导演不舒服吗? 你们的那个小钱包又捂得挺紧的…”

本来<十面埋伏>这片子是个很美好的片子,你们现在非要把它说成个烂片,要把我张艺谋弄得身败名裂…
  
    你们把整个性格调整好了,让我张艺谋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现在是不让我放心,而且这个事儿让大家知道以后,是不是这我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TMD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吗?
  
   我现在敢随便拍片吗? 你讲话,我都在骗钱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对不对? 我张艺谋能做那种事儿吗?
  
    另外,你们说我骗了10亿8亿,在哪儿呢?我有10亿8亿,我还骗钱干嘛,我忙得过来么? 就是一秒钟骗一块,也得几百年转一圈儿才! 我不是不想,是真的很想。你也愿意找那么一个会拍国产片的人,让他当导演,和洋人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我也好;你一个月之间不看我的片子吐个一两次,对身体也不好。
  
    然后你们就骂起来了,就散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看呀,这是谁谁拍的烂片啊,我TMD就在这骗钱了,他就在这里掏我的腰包啊! 你们不是作不出来耶…你这样笑,此刻你还回到原来的正常。你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些傻事,既伤害了你自己也伤害了我。你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就拉倒。说实话,一张电影票,几十块来钱有那么贵吗
  
    我控制不了你,我要是能控制你,我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我要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张艺谋不愿意掏你的腰包吗? 我掏得时候难道不舒服吗? 你那包包又挺紧的…

重庆交警篇》

“交警盖别墅这个事儿让社会知道以后,是不是交警队就活不了了? 交警队就已经是他.妈.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
  “你们这些市民把你们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们交警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这些市民现在是不让我们放心,而且本来交警队收费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交警队弄身败名裂… ”
 
  “交警队领导现在敢随便和你们市民和新闻媒体接触吗? 你们讲话,不是说我们乱收费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们说对不对? 交警队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们说交警队乱罚款有十项八项的,在哪儿呢? 我们要有十项八项的,我们当时还收超载费干嘛呀! 我们忙得过来么? 我们就是一天收一项,也得十天才收一圈儿才! ”
  
  “所以你们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交警队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些这样的司机,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收费,对交警队也好;这你们也都知道,一个月之间不收那么个一两次费,对你们也不好…”
  
  “然后你们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哪个交警队啊,我他妈就在这儿盖别墅,交警队就在这里乱收费啊! 你们不是作不出来耶…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能够站回到你们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我们交警队”
  
  “交警队就跟你们讲到这儿,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倒。交警队是说实话哦,你说一个罚款,说老实话,你们说啊,跑一趟才罚一千,有那么难么……”
  
  “交警队控制不了你们,交警队要是能控制你们,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交警队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交警队不愿意每天罚上几万块钱? 罚钱的时候难道交警队不舒服吗? 你们那个小钱包又捂挺紧的…”

倪萍说她会煽情,朱军笑了。 朱军说他有人气,王小丫笑了。 王小丫说她长得高,沈冰笑了。 沈冰说她人漂亮,曹颖笑了。 曹颖说她喜欢拍电影,程前笑了。 程前说他挺活泼,李咏笑了。 李咏说他嘴巴大,韩乔生笑了。 韩乔生说他会评球,黄健翔笑了。 黄健翔说他挺幽默,崔永元笑了。 崔永元说他嗓子好,赵忠祥笑了。 赵忠祥说他没干过,全国人民都笑了。

医院和病人对话篇

“治疗效果不好这儿个事儿让社会知道以后,是不是这医院就活不了了? 医院就已经是他.妈.身败名裂了,有那么狠嘛? …”
 “你们这些病人把你们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们医院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这些病人现在是不让我们放心,而且本来不退药费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医院弄得身败名裂… ”
“医院现在敢随便和新闻媒体接触吗? 你们病人讲话,不是说我们医院欺诈了吗? 那不是找死
吗? 你们说对不对? 医院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们说医院乱收费有十项八项的,在哪儿呢? 我们要有十项八项的,我们当时还收住院押金干嘛呀! 我们忙得过来么? 我们就是一天收一项,也得十天才收一圈儿才! ”
“所以你们媒体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医院呢,也不是不想,确实是,真的很想,也愿意找那么一些,知根知底的媒体,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医院也好;我们也都知道,你们媒体一个月之间不胡说那么个一两次,对你们媒体也不好…”
“然后你们病人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哪所哪所医院啊,我他妈就在这儿住院了,医院就在这里搞欺诈啊! 你们不是作不出来耶…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能够站回到你们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我们医院”
“我们医院就跟你们病人讲到这儿,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TM倒。我是说实话啊,你说一个住院费,病人们啊,你们说说,分期付款有那么难么……”
“医院控制不了你们,医院要是能控制你们,医院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医院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难道医院不愿意跟你们病人做做买卖吗? 医院给病人治好了病难道医院不舒服吗? 你们病人那些个小日子过得又挺紧的…”

开发商和业主传媒对话篇

“面积缩水这儿个事儿让社会知道以后,是不是这开发商就活不了了? 开发商就已经是他.妈.身败名裂了,有那么狠嘛? …”
  
  
  “你们这些业主把你们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们开发商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这些业主现在是不让我们放心,而且本来不退订金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开发商弄身败名裂… ”
  
  
  “开发商现在敢随便和新闻媒体接触吗? 你们业主讲话,不是说我们开发商欺诈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们说对不对? 开发商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们说开发商乱收费有十项八项的,在哪儿呢? 我们要有十项八项的,我们当时还收订金干嘛呀! 我们忙得过来么? 我们就是一天收一项,也得十天才收一圈儿才! ”
  
  
  “所以你们媒体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开发商呢,也不是不想,确实是,真的很想,也愿意找那么一些,知根知底的媒体,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开发商也好;我们也都知道,你们媒体一个月之间不胡说那么个一两次,对你们媒体也不好…”
  
  “然后你们业主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哪所哪所楼盘啊,我他妈就在这儿住了,开发商就在这里搞欺诈啊! 你们不是作不出来耶…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能够站回到你们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我们开发商”
  
  
  “我们开发商就跟你们业主讲到这儿,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TM倒。我是说实话啊,你说一个房子,业主们啊,你们说说,分期付款有那么难么……”
  
  
  
  “开发商控制不了你们,开发商要是能控制你们,开发商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开发商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难道开发商不愿意跟你们消费者做做买卖吗? 开发商卖劣质楼盘的时候难道开发商不舒服吗? 你们业主那些个小日子过得又挺紧的…”

《大腕儿》录音版

一定得挑最有影响的名人,
勾引**台的播音员,
要录就得录最让人震撼的声音。
电话直接打他们家去,
时间最少也得俩小时,
什么丫的啊,tmd啊,小B啊,
能说的全勾引他说出来。
电话带录音功能,里边有磁带,
旁边蹲一个小报记者,
戴眼镜,特流氓那种,
录音一抖搂出来,甭管有事儿没事儿见人就说:
这是咱哥们儿披露的!
一口地道的北京痞子腔,
倍儿有面子。
再跟他打场官司,
律师用不怕死的,
一次光诉讼费就得好些钱。
再声称自己有他的精液,
二十四小时等着机会抛出来,
就是一个字儿:狠!
光DNA测试就得花个万八千的。
录音里不是骂人就是调情,
你要是想听《动物世界》啊,
你都不好意思张嘴!
你说这样的录音,我能敲他多少钱?
——我觉得怎么着也得500块钱吧
500?那是成本,
1K块起!
你别嫌贵,还不商量,
你得研究名人的心理,
不要脸面嘴硬到底的人,
根本不在乎再多丢两次脸,
什么叫成功人士,你知道吗?
成功人士就是干什么事儿
都干最丢人的,不干最明智的。
所以,我们傍名人的口号儿就是:
不求最爽,但求丢人!

《录音》大腕儿版

“这儿个事儿你给改编成《大腕儿》以后,是不这人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身败名裂了?有
那么狠嘛? …”

“你把你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再乱改,让我放心了就好办了;你现在是不让我放心,而且
本来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我弄身败名裂… ”

“我现在敢随便和你接触吗? 医生讲话,不是你都有精神病了吗? 那不是找倒霉吗? 你说
对不对? 我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说你能改成十个八个的版本,在哪儿呢? 你要能有十个八个的版本,我现在跟你
废话干嘛呀!我看得过来么? 我就是一天看一个,我十天转一圈儿呢才! ”

“所以你呀,胡编乱造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呢,也愿意找个你这样的能人,对我的‘讲
话’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修改和完善,对我也好。我也都知道,你一个月之间不瞎说那么一
两次,对大脑也不好…”

“然后你就改出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谁谁的录音
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自己,也伤害了我”

“我就跟你讲到这儿,你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tm到。我是说实话哦,你说一个录音,说老
实话你说阿,改得有文采一点有那么难么……”

“我控制不了你,我要是能控制你,我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个战略;我要是控
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不愿意让你把我的讲话改编一下吗? 我看的时候难道我
不乐吗? 你那个小嘴儿又挺损的…”

中国移动版

“我们移动公司乱收费这事让社会知道以后,是不是我们公司就活不了了? 移动公司就已经是***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

“你们这些用户把你们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们移动公司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这些用户现在是不让我们放心,而且本来我们移动公司收个费用什么的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现在非要把它当成个丑闻,要把我们移动公司弄身败名裂… ”

“我们移动公司现在敢随便就乱收费吗? 你们讲话,不是说我们“白痴”了吗? 白痴了就不能收费了,否则违背了“白痴不能乱收费”的规律,那不是找死吗? 你们说对不对? 我们移动公司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们说话费祥单里头乱收费有十次八次的,在哪儿呢? 我们要有十次八次的,我们还开公司干嘛呀! 我们忙得过来么? 我们就是一张详单多收费一次,也得十个月乱收一圈儿才! ”

“所以你们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们移动公司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些乱七八糟的项目,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尝试,对移动公司也好;这你们也都知道,一个用户话费里要是没有那么一次两次的乱收费项目,我们也不乐意收…”

“然后你们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就是炒作的沸沸扬扬的移动公司乱收费啊,我他妈就在这儿说啦,我们移动公司就乐意这么乱收费啊! 我们不是作不出来耶…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能够站回到你们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

“我们移动公司今天就跟你们讲到这儿,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倒。我们移动公司是说实话哦,你说一个破收费项目,说老实话,你们说啊,我们才多收你们几个亿来,有那么贵么……”

“我们移动公司控制不了你们用户,我们移动公司要是能控制你们用户,也不会这么长时间老伸着脖子挨你们的骂了;我们移动公司要是控制的了你们用户,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们移动公司不愿意推出既便宜又合理的收费项目么?你们用户一边儿夸我们移动公司网络好,计费准确,一边掏钱交费的时候难道我们移动公司不舒服吗? 你们的那个小钱包又捂得挺紧的…”

花25亿人民币搞“蛋白质计划”这件事要让大家知道了以后,是不是这人就活不了了?就已经是***身败名裂了?有那么狠吗?

你们(海外的)把自己的整个性格给调整好了,让我们(海内的)都放心了,就好办了。现在你们是不让我们放心。而且本来(这个“25亿”)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你们现在非要把它当成一个丑闻,要把我们弄身败名裂……

随便把经费分给有数的几个lab ,你们讲话——一些海归PI为了每年20万人民币的经费而发愁呢——那不是找死吗?你说对不对,我们能做那种事儿吗?

另外,你说我们手头上有十个八个的(大项目),在哪里呢?我们要能有十个八个的,我们当时找你(开这个会)干吗?我们忙的过来吗?我们就一年申请一个, 十年才转一圈儿呢才!所以你们呀,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们不是不想,真的是很想。你们也愿意找一些知根知底的人,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我们也好,这你都知道。你们一年不闹腾这么一两次对心理也不好……

然后你们就造起舆论来了,就上网了,发帖子了,打越洋电话了,找温家宝了。大家都来参观,这是那谁谁谁的论文,原文就在这里了,那谁谁谁就是这么抄的。你们不是做不出来吔!

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回到原来的正常。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些傻事,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我们。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倒。说实话,给大项目批个钱,你说有你那么实在的吗?

我们控制不了你们。我们要是能控制你们,我们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放你们出国);我们要是控制得了你们,说老实话,你们说说难道大家不愿意搞搞大项目吗? 难道大家拿了大(项目的)钱心里不舒服吗?评院士什么的逼得还挺紧的……

然后你们就造起舆论来了,就上网了,发帖子了,打越洋电话了,找温家宝了。大家都来参观,这是那谁谁谁的论文,原文就在这里了,那谁谁谁就是这么抄的。你们不是做不出来吔!

你们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们还回到原来的正常。你们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些傻事,既伤害了你们自己也伤害了我们。你们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倒。说实话,给大项目批个钱,你说有你那么实在的吗?

我们控制不了你们。我们要是能控制你们,我们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放你们出国);我们要是控制得了你们,说老实话,你们说说难道大家不愿意搞搞大项目吗? 难道大家拿了大(项目的)钱心里不舒服吗?评院士什么的逼得还挺紧的……

金山 VS 瑞星

录音:

“这儿个事儿让大家知道以后,是不是我们金山这帮人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他.妈.的身败名裂了,有这
么狠嘛? …”

“我说瑞星你把你的整个性格你调整好了,让我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现在是不让我放心,而且
本来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我金山弄身败名裂… ”

“我现在敢随便拿老病毒充数吗? 记得谁讲话说,干杀毒的没事儿也放放毒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
对不对? 俺们金山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说我有十多个变种不能杀,在哪儿呢? 我要有十个八个不能杀的,我还炒作个屁呀!
我忙得过来么? 我就是一天杀一个,也得十天才能杀一圈儿才! ”

“所以瑞星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个这个那个个的伴,
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互相炒作协商,对我也好;这你也都知道,你们瑞星一个月之间不炒作那么个一两
次,对企业也不好…”

“然后你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谁谁的杀毒软件
啊,我他妈就跟他对着来,就在这个病毒上跟.他.干.啊! 你不是作不出来业…
你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还能够站回到你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
害了瑞星自己,也伤害了俺们毒霸…”

“我就跟你讲到这儿,你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到。我是说实话哦,你说就一个病毒,说老
实话,瑞星,你说阿,现在找个病毒炒作多他.妈.的难啊……”

“我们也不真想玩弄谁,我要是能随便玩弄你们瑞星,我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不愿意跟你们一起炒作这种事儿吗? 大家都炒作的时候难道你瑞星不舒服吗? 现在国外反病毒企业 B得又挺紧的…”

愤青爱国篇

“这儿个事儿让大家知道以后,是不这人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他妈的不爱国了,有这么狠嘛? …”

“你把你的整个爱国态度你调整好了,让我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现在是不让我放心,而且本来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理性爱国的弄身败名裂… ”

“我现在敢随便和激进爱国的接触吗? 你讲话,不是我都不爱国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对不对? 我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说我周围有十个八个激进爱国的,在哪儿呢? 我要能找到十个八个激进爱国的,我跟你扯你干嘛呀! 我忙得过来么? 我就是一天扯一个,也得十天才扯一圈才! ”

“所以你啊,胡说八道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个这个这个的人, 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来往,对我也好;这你也都知道,一个月之间不随你激进上那么个一两次,对团结也没好处…”

“然后你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谁谁的帖子啊,我他妈就发这儿了,激进爱国的就在这里跟.我.发火.啊! 你不是作不出来…你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还能够站回到你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自己,也伤害了我”

“我就跟你讲到这儿,你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到。我是说实话哦,你说找一些激进爱国的,说老实话,某某某,“你说阿,理性爱国有那么难么……”

“我控制不了你,我要是能控制你,我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我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不愿意作作爱国这种事儿吗? 我作得时候难道我没豪情万丈的感觉吗? 你B的又挺紧的…”

赵忠祥对政府网络扫黄的评论

“看毛网这儿个事儿让大家知道以后,是不这人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他妈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
“你把你的整个价值观你调整好了,让我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现在是不让我放心,而且本来欣赏欣赏人体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现在非要把他当成个丑闻,要把我弄身败名裂…”

“我现在敢随便看毛片看情色文学吗? 你讲话,不是我都心理扭曲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对不对? 我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说看毛片十个人中间就有七个八个性犯罪的,在哪儿呢? 他要有十个八个的,那还扫黄网干嘛呀! 警察忙得过来么? 他就是十个看毛片的里面有一个犯罪的,也得十几年才逮一圈儿才! ”

“你也愿意找那么一个好欺负的的人,经常性的抖一抖威风,对我也好;这我也都知道,你一年之间不抽那么一两次风,对威信也不好…”

“然后你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谁谁的网站啊,他他妈就在这儿上的网了,然后他出门就跟人.干.啊! 你不是作不出来.耶..”

“你控制不了人这天性,你要是能控制的了,你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你能控制的了?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你不愿意看看毛片儿什么的吗? 你想天天外面找小姐你找的起吗? 你们公务员那个小日子过的又挺紧的…”

“这么多贴子收集起来以后让大家看,是不这人就活不了了? 就已经是他.妈.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嘛? …”

“你把整堆的贴子收集全了自己看着乐,让我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现在是不让我放心,而且本来这个事儿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现在非要把它们全晾出来当成个丑闻,要把我弄身败名裂… ”

“我现在敢随便和人说话吗? 你讲话,不是我说的话都已经给改编得七荤八素了吗? 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对不对? 我能做那种事儿吗? ”

“另外,你说这儿收集了十个百个的,在哪儿呢? 你要有十个百个的,我就会经常来呀! 我主持完《人与自然》以后就立马过来。 我就是一天看一次,一次看一天! ”

“所以你啊,胡乱收集的时候,自己就不考虑,我呢,也愿意找那么一个我的经典语录集中地, 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重温过程,对我也好;这你也都知道,一个月之间不加入那么一二十个新贴,对这个版也不好…”

“然后你就动作起来了,就发贴子了,置顶了,找狐朋狗党们了,大家都来往上贴呀,这是谁谁的转载啊,这他妈就是本人的原创了,他们就在这里给.我.贴.啊! 你不是作不出来…你今天笑是因为此刻你还能够站回到你原来的那个正常的状态但是你经常会做一些傻事,而这傻事呢,既伤害了你自己,也伤害了我”

“我就跟你讲到这儿,你愿意听听,不愿意听拉到。我是说实话哦,你说一个贴子,说老实话,TK,你说阿,一下子全收集全捂着自己看有那么难么……”

“我控制不了你,我要是能控制你,我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我要是控制的了你,说老实话,你说说难道我不愿意把我的名言遗臭万年下去吗? 我自己看的时候难道我不舒服吗? 你这个小贴子又挺瘪的…”

赵老师之抗日衫版

是不是抗日衫这事让大家知道以后,学校就不活了,就已经是TMD_身败名裂了,有这么狠吗?

你们学生啊,都把心态调整好了, 让我们领导也放心了,就好办了,你们现在是不让领导放心,本来抗日这是个很美好的事儿,你们非要把他弄成个活动,要把学校弄的神经熙熙。

我们现在哪敢随便让你们抗日啊,你们讲话,不是我们虐待学生吗?哪不是找骂吗?你们? 对不对,我们能做那事吗?

再说了,你说我们周围有十个八个的抗日学生,在哪儿呢? 要有十个八个的,我当时收抗日衫干嘛呀! 我忙得过来么? 我就是一天见一个,也得十天才转一圈儿才!

我也愿意找那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学生,有那么一种经常性的工作,对我也好;这我也都知道,一两个月就发动一次抗日活动,对评职称,升官也不好…

然后你们就骂起来了,就发贴子了,上网了,找传媒了,大家都来参观呀,这是作不出来耶,

我们领导控制不了你们,我们领导要是能控制你们,我们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战略;我们要是控制的了你们,说老实话,你们说说,难道博导不愿意让你们老老实实? 领导没啥事情做难道不舒服吗? 上头又逼的挺紧的

1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