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技》新编

京中有善口技女。会宾客酒店,于房间之东北角,置数尺大床,口技女卧大床中,一胸罩、一三角裤、一丝袜、一安全套而已。男宾解裤。少顷,但闻浴室中沐浴结束满室寂然,无有杂音。

遥闻男宾浴室归来,便有妇人轻柔欠声。男宾呓语,既而翻身,上床。妇亦起。妇抚鸡鸡,男含乳啼,妇拍而吹之。见一硬棒立起,斗志昂扬。当是时,妇手拍鸡鸡声,口中呜声,男含乳啼声,大床吱吱声,妇呻吟声,一时齐发,众妙毕备。床上男宾不禁伸颈,侧目,淫笑,默吟,以为妙绝。

未几,男呻吟起,妇吹鸡鸡亦渐行渐猛。突闻有强烈喷射之声,倾侧而出,妇口中皆是。男宾意少舒,稍稍正坐。

忽一人大呼:“pol.ice!”,男起大惊,妇亦起大惊。两人齐呼。俄而pol.ice呵叱声,两人呼声,门外人声,中间力拉崩倒之声,推打声,呼呼叫声,百千齐作;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手铐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虽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也。于是男宾跃身离床,奋袖出臂,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忽然女叫一声,群响毕绝。揭床视之,一胸罩、一三角裤、一丝袜、一安全套而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