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和右派在国际上是如何划分的

左是平等,右是自由。右还经常用来指保守,本族优先等,这是左的语言污染策略。

左和右有交集:每个人的有平等的自由。比如,你可以自由选择卖还是不卖给我东西吃,也可以自由选择卖我多少钱,也可以自由选择卖我蛋糕还是油炸食品。我也可以自由选择吃什么,接不接受你的开价,从你还是从别人那里买。

除了基本权利/自由的平等,左和右南辕北辙。纽约等深蓝州以保护健康为名立法规定不能卖油炸食品,侵犯了商业自由,减少了油炸食品爱好者的自由,但却是为了平等——富人健康,穷人也要健康,不准卖垃圾食品。

最高法院以反歧视为由(违宪的民权法案)裁定强迫基督徒卖蛋糕给同性恋,同样侵犯了商业自由和信仰自由,也是为了平等——非同性恋可以买,同性恋也可以买,不准不卖。

加州有个妇女接待网上住宿客,结果不讲信用的大陆人带来了狗!胡搅蛮缠,人家说了句”one word, Asian”结果被加州法院罚的惨的要命:赔礼道歉罚款社区义务劳动自然不必说还要自费参加社区大学洗脑班,10来条的惩罚条款。信用可以没有,歧视必须从思想上揪出!为此叫好的左,特别是大陆人,都是××(自行脑补,我很友好,不说脏话)——没有美国长久以来的法治影响,也许加州就直接文革了——加州在严厉控枪后现在又在严厉控制言论了,还无耻地说加州经济是他们发展起来的。

有人说那么垄断的比如电呢,还有毒品呢。世事无完美,但要谨慎提醒自己是否走的太远了,特别是还有基本人品的真左信徒。

左必然伴随着大政府和不负责任的婴儿似的人民,现实中追求基本自由/权利以外的平等必然滑向平均,结果只能靠警察甚至军队,必然会相反设法接触人民武装的意识意愿和能力,让人们互相不信任,无法自组织——所以左喜欢嘲笑信仰,不在乎信用,撒谎成性,鼓励人们互相举报。而为了遮掩和洗脑,谎言宣传和舆论控制以及教育洗脑也不可少。左天天做梦希望有个完美的世界即使一次又一次的灾难。

而右必然会伴随小政府和自由经济,会有贫富差距甚至弱肉强食等现实问题。自我武装,自治(抱团),工会,8小时工作制,社会慈善,个人捐款,贸易保护等可以平衡这些影响。左说工会等是左的贡献。恩,毒品可以警醒人民远离它并且提醒人们不要禁止香烟。

左的特征是集体主义,极左的典范是共产主义,还有法西斯。彻底平均化写在左的基因里。

右的特征是个人主义,极右的典范是无政府。彻底的自然生存法则写在右的基因里。

左右还可以社会和经济分开考虑。考虑是请牢记左平等右自由,左右交集是平等的自由。

世界上大部分人倾向左,却同时承受着左和右的缺点,因为人性贪婪愚蠢短视,以为能在人间实现天国,结果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用都丢失了——即使是在和平年代。

提到左和右,不得不提一些相关概念:

民主:又左又右,平等的自由。但是民主不一定就是一人一票看谁票多。早期美国只有有一定财产的成年白人男性可以投票。美国大选至今还是州赢者通吃。但本质上,民主就是多数决定。

保守:可以左可以右,因为保守是遵循传统,而传统可能左可能右。

种族/民族主义:从族群角度看是自由是右,所谓hitler是极右是指这一层的意思;从本族群内部角度看可以左可以右。

宗教:同种族/民族主义基本一样。新教比伊斯兰教层次高的原因是意识到不要自己强大了就压迫被的宗教,警醒自己,虽然也有witch hunt,但是去比比别的宗教(包括无神论者的马列宗教)。

权利:最基本的权利人人都有,而且是平等的权利。比如生命权不得无故剥夺——废除死刑者甚至认为不得剥夺,虽然他们的呼吁对于罪犯没用;比如自由权,包括自我武装,自组织,言论等等。不请自来的”人民“怎么半?赶走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所以印第安人想赶走白人我是支持的,问题是印第安人自己都不团结,一个个部落你争我夺,有的还和白人结盟,还突然背叛,不把杀俘当一回事……无意指责印第安文明,但碰到西方文明,如果对方不自残的话,印第安文明不输才怪。如今白左说非法入境是“undocumented immigrate”,也就难怪墨西哥人觉得可以征服美国,Make Mexico Great Again。

权力:强制别人做或者不做什么。权力是危险的,比起歧视,比起奴隶制等等,这才是人类社会永恒的恶魔,也是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过得不怎么样的根本原因。如今的身份/族群政治是权力最好的借口。权力扼杀自由和平等——也许会让大部分非特权者平均的痛苦。

宪政法治:宪法第一,法律不得违宪,即使是人民的呼声。以古老”过时“的美国宪法为例,宪法的源头来自信仰,宪法阐述的是人民相信政府权力来自人民权利的让渡,而权力需要制衡——横向和纵向分割。权利法案十条告诫后人:我们相信这些是神赐的权利,不得立法禁止。无论你如今是否觉得这些人out了,历史就是这样。

公平和正义:能够做到宪政法治就是对公平和正义的最大贡献了。但是保留复仇的权利。如今媒体总是在洗脑不要以暴制暴。法律不公,以暴制暴没什么错的,最多就是接受法律制裁罢了。完美主义者又要辩论什么算不公。你怎么看张qq事件?今天FBI突袭了Trump的私人律师希望弄点料,而法律规定除非证明私人律师卷入了正在调查的罪案否则不能这样取证。宪政法治也是要有人执行的,为了自己伟大的左的共产主义信念或者觉得Trump威胁了我们建制派的好日子,就可以罔顾法律了,这也是为什么左和部分所谓右(建制派)赞成控枪了——你以为他们是为了让人人解除武装之后完美相处?为了在攫取更多的权力的路上不被普通人一枪干掉而已。

归根到底,左和右取决于人民是怎么样的人民。是愿意对信仰对自己对家庭负责,相信个人自由和权利,守信,愿意和能够自治自组织比如民兵,还是觉得可以不停地让政府立法,加税,发福利,禁止这个禁止那个,必须这个必须那个。后者也许可以过段短暂慵懒的生活比如北欧50年。

Revise1: 有个非常有礼貌的家伙说:建议你把“不讲信用的大陆人”换成“大陆不讲信用的人”,你的说法很不礼貌。我的回应 (1)除非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是不是又对体育老师不礼貌了?),否则不难看出是指这个大陆人,最多加上那些同样不讲信用的大陆人,并没有指100%的所有大陆人  (2)不了解大陆人吗?随便举个例子,说呆一会回你电话有几成是守信的,即使算上隔了1,2天才回的。大陆人不把失信当一回事甚至认为这些是小事。中共就是他们的缩影,浓缩精华版。

Revise2: 有些人似乎对于我的语言污染一说愤愤不平,建议重读1984。

Revise3: 所有信奉左(平等),追求”进步“,憧憬更加“美好”的明天的朋友,我尊重你们的政见,但是 (1)人性本恶,永恒不变(2)左(平等)要权力(power)右(自由)要权利(right)(3)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4)左逆向淘汰,比如陈独秀,比如seth rich;剩下的是虚伪无信,撒谎成性,经常失忆,喜欢篡改字典和玩双标的(5)左的法治有3种法律,对左的,对右的,对deep state的,而最终法治会变成法制,支持左的普通人也会自食其果(6)不服气的请举一个人类社会的例子满足:大政府,个人一切几乎都包给了政府;大部分普通人生活相对比较富足;大部分普通人觉得社会相对比较公平; 这样的社会比较可持续(请以百年为单位计数)。  我是找不到,倒是灾难一把一把的。

Revise4: “The end does not justify the means”。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左是逆向淘汰——留下的越来越多的是不择手段的,包括用权力让别人闭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