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发现《相棒》,出乎意料,除了剧情人物,还有很多想法

看相棒有两周了,看到第五季了,很精彩,真是收获很大,同时也有很多问题,比如,编剧的性取向问题,常常在想他是不是gay呀,因为似乎总有一种东西隐藏在里面。熏有开GAY BAR的妈妈桑朋友;有爱自己前辈的女播音员;有爱部下的监察官,有变成自己姐姐的美少年等等,相棒有不少集都有明确的描述,对同性感情也是支持和赞同。这在其他日剧中是很少见的,起码不是朦胧或者晦涩的。大陆的电视剧似乎没有这么大胆的!

相棒中描写日本官僚体系内部错综复杂的暗涌很多,特别是日本警察机构内部的种种。加注了日本人特殊性格和岛国特征的警察官僚还是蛮有意思的。特别是对待和自己有交集的防卫省的纠葛,警察厅就像个吃醋的小媳妇。况且日本防卫厅在07年1月1日正式升为防卫省,发生了质的变化,由内阁府的“下属机构”变成与外务省、财务省等11个省平级的中心机构。警察厅由同级变成了下级。按照日本电视剧紧跟时代潮流的特点,相棒也专门描写了,小野田是酸溜溜的,觉得曾经的同级者变得飞扬跋扈起来。呵呵,同感同感。

相棒对日本的死刑制度是怎样的看法?很耐人寻味。右京乍看常常很是苛严,只要你犯罪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要为此赎罪,顶多酌情给你自首的机会;而熏是个敦厚之人,加之最好的朋友变成杀人魔,而被判处死刑,似乎往往难以坚持原则。通过两人对此的态度,似乎反映出编导对’ the death penalty” 内心的挣扎。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日本似乎是唯一还保留死刑的国家,而且是比较残酷的绞刑(犯人要忍受极大痛苦,包括执行之前,之后。现实中上吊的人所有排泄物都会出来。对行刑官也是内心的折磨)。在进入21世纪,包括中国,都在这方面出现松动的迹象,但日本却增加了执行的力度。这也许与日本法务大臣有着很大关系,法务大臣拥有广泛而不受限制的自由裁量权,可一般又都是没有法律背景的政治家(不过日本很多政治家都是东大,庆应义塾法律或政治系毕业的)担任,所以完全凭借喜好来决定对死刑的执行。困扰日本的,也许最大的问题,是冤罪的出现的可能,因为日本现实法律体系中是以口供为重,证据为副的国家(这似乎是日本人固执,坚持传统个性的某种极端体现,即使拥有最先进科技,外部强大压力,但日本警察内部还是故我,这也许就是民族性吧。虽然有松动,但很难以一时改变),看看相棒中警视厅搜查一科伊丹同志们就知道了,相棒中也有几集是关于刑讯逼供出问题的案子,就不多说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谈谈。个人似乎认为,日本的死刑制度也是日本文化的一种体现,漫长的等待,充满了神秘,制度和仪式都有严格规定。

“相棒”中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吧,一方面,支持残忍的杀人犯一定要处于死刑,是对所犯罪行的赎罪,也似乎是对被害者即家属的一种安慰。但这似乎没有什么作用,他给留下来的人造成的伤害是很难消除的,包括受害者家属,行刑人,更有死刑犯的家属。在日本独特文化背景下,显现出更为残酷的景象。在那两集讲述在北海道白雪皑皑的苍茫大地上发生的事件,让人慨叹。沙雪想逃到一个没有人知道她是死刑犯孩子的地方都不可能,行刑官也背负巨大的精神压力,认为自己也是个杀人犯。感觉编导也没有把被害人写得很可爱,对他们是充满同情的,个人认为对冲动型犯罪,用死刑去解决,确实不够人道。可是编导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用右京的话,还是要靠自己。自己不要钻牛角尖,换个角度看问题。呵呵。似乎是无奈中的逃避,实际还是没有解决问题。不过谁又能很好得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平衡呢?在相棒中,编导安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型人物濑户内法务大臣,似乎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原型的,也许是杉浦正健前法务大臣,和濑户内一样,也是佛教徒,因其信仰,在任内拒绝签署执行死刑。通过濑户内,编导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表达出来,但同现实一样,这样的官僚都当不久,杉浦正健好像也上台不到一年就下台了。日本的死刑制度还是会继续复杂和矛盾吧,剥夺他人生命的 the capital sentence 还是会持续,又是还会很严重。

看了相棒想说很多,还是打住,免得又臭又长

这两周有空都在看相棒,她并不是一个消遣的电视剧,不仅是我爱看的推理剧,还从侧面除了介绍日本的文化生活,还有日本的政治经济,隐含着编导对很多社会问题的思考。所以最近感想多多,不过还是新手,多多指教。

日本人是一个爱创造新词的国家,我们现在很多汉语词都是从日本传来的,每年还会由清水寺的大和尚发表年度最热门汉字(今年是变,蛮贴切)。汉字所传达的韵味和美妙,是其他字母语言很难表现的。相棒中也有很多,特别是法律方面的,比如“愉快犯”,“剧场型犯人”。。。很有意思,大家可以看剧的过程中也找找,

编导对日本法律制度有很多思考,比如时效制度,你的见解是什么呢?我觉得这是个内容丰富的剧集,值得我们思考和讨论,很有意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